沐崽_

这里是一只沐崽,啾
坐标康村-每天都在赶due大学-上学全靠自学读书全靠自觉系

|爆磕eStarPro和YTG中,这两个队真是太可爱了!|
|我是望月草教练的颜粉【你什么|

填坑CP→永远的七日之都 晏华X赛斯
长期兴趣→KPL辰鬼中心

德甲-拜仁,KPL-东部小菜星鸡毛软泥怪,西部越塔干

安心产量不撕逼,速度虽慢绝不坑。
三线渣渣文手无欲无求。
看竞技体育的时候会非常喧闹。
如果我有好一阵子没更文了,那我可能是被作业埋起来了,爆哭QuQ

LiveHouse和演唱会热爱者,目前Maroon5√OneRepublic√Coldplay√,下一个目标是Imagine Dragons,Sia和Lana Del Ray以及某大姓前乐队主唱。
美国之声第七季亚军Matt McAndrew了解一下,目前LiveHouse已打卡2次,小哥人美心善嘴甜还很可爱。

拜仁德国队双队长竹马组我一生推
菲利普拉姆是我心目中最好的队长

碎碎念小号@豹球大人的动物园

【晏赛】神之头脑的休息日【上】

※ 永远的7日之都,晏华x赛斯

※ 中央庭日常,欢乐向

※ 这是发生在中央庭表面七人众关系还很好的时候的故事【他们关系有好过吗】所以有部分私设请见谅。

※ 下篇戳这里:http://mistcitie.lofter.com/post/1cb81a1c_12bc7621

※ 刚入坑一个月,OOC可能有,欢迎1.2秒我,靴靴

※ 这里是沐崽,祝阅读愉快。


正文下收


【上】

今天的中央庭有点热闹。

这个念头在不超过1秒钟的时间内,闪过了中央庭神之头脑的大脑,然后很快的被归类为垃圾信息而过滤进了回收站,还是顺带被永久删除了的那种。

毕竟就算外面炸翻了天,也影响不了他如计算机一般快速的运作。

首先进来办公室的人是爱缪莎,她手里拿着一张塔罗牌,走到晏华的桌子前,然后“啪”的把牌往桌子上一拍,用极其严肃的警告语气说道:“晏华,我帮你占了一卦,塔罗牌的结果显示你明天的运势是大凶,只有待在家里才有可能躲过这一劫。”

“嗯,好的。”晏华应了一声,又将手边的文件处理完一份,扔向一边如山高的文件堆里,随后又熟练的抽出了下一份文件。

“那你现在赶快收拾一下东西回家吧。”爱缪莎见眼前的人无动于衷,开口劝了一句。

“不必了。”又是一句简短的回答。

“为…为什么?你就不怕明天还来上班会出什么事情吗?”爱缪莎追问道。

“第一,你说,待在家里才“有可能”躲过这一劫,意味着待在家里也不一定躲得过,所以与其待在家里浪费时间,不如照常工作;第二,我不相信占卜。”晏华头也没抬一下,一席话“哒哒哒”的说完,手上的动作也没有停止过。

爱缪莎愣了片刻,才把话消化完,然后叹了一口气,拿着那张牌沮丧的走了出去。

 

第二个打开门的,是奥露西亚。

她带着一脸”温柔善良”的笑意,优雅的走到了晏华的办公桌前,“早上好啊,晏华桑,明天有没有兴趣和我去约会呢?”

“不必了。”神之头脑干脆利落的回答道。

“哎呀呀,男人那么没有情趣可不行呢。”恋人说着,身后的红色缎带慢慢的向上蔓延,在半空中弯曲成一个弧度,然后对准了办公桌前的人,一幅随时准备将面前的人打包带走的模样,“来吧,让我们去体会一天当情侣的日子。”

这一次晏华抬起了头,他伸手扶正了一下眼镜,语气依旧平静,“你看起来好像很闲,奥露西亚。”他顿了顿,“中央城区新开了一家婚姻介绍所,你有没有兴趣去促进一下交界都市的爱情发展?”

听完这一席话的恋人,眼神突然亮了起来,身后本来还蠢蠢欲动的缎带很快回到了主人身边。

“给,这是具体地址。”晏华说着,将一张纸片递给奥露西亚,“我已经跟他们的负责人打过招呼了,你直接去就行了。”

奥露西亚优雅的将那张纸片收进怀里,“真不愧是晏华。”,她咧嘴笑了笑,“真是懂得女人的心思呢。”

恋人关上门出去的时候,晏华突然觉得,交界都市怕是有好一阵子都不会有人结婚了。

 

如果说前面两个还是巧合,当第三个人,罗纳克,抬着个差点卡在门框里的盾,走进他的办公室的时候,晏华眉头一皱,突然觉得事情并不简单。

那个2米多高个头的人就默默的站在了晏华的办公桌前,也不说话,就这样低下头,直勾勾的盯着仍在高速运作的神之头脑。

大概这样过了10分钟左右,晏华终于忍不住抬起了头,“你挡住我的光线了,罗纳克。”

巨盾并没有回应他,锐利的眼神却依旧认真的停留在他的身上,上一次他曾经用这个方法,逼着一个拿走了前男友钻戒的女人,最后把钻戒从门缝里扔了出来【派遣屋梗】。

但是他这次面对的,毕竟是神之头脑。

晏华推了推眼镜,也不管面前的人想干什么,便自顾自的说了下去。“如果是有人最近骚扰你们族人的领地,我马上安排空闲的神器使过去解决。如果是你们的温泉旅馆经营情况不好,那我建议你们把男女分开的浴池换成男女共浴。”

话音落下的时候,巨盾的眼神里闪过一丝光亮,随后他提着那个差点把门框卡坏的盾,“吭哧吭哧”的出去了。

今天到底是怎么了?

晏华正准备放下手边的工作,抽出几分钟时间查一下今天异常状况的缘由,突然察觉到门被推开了,但是门里门外都空无一人。他思考了半秒钟,然后伸手握紧了桌上的粉色墨水,迅速拧开了盖子。

房间里的空气仿佛凝固了,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任何的动作。

在万籁寂静中,晏华率先开了口。

“你要是不喜欢粉色墨水,我还有绿…”

砰——,门被重重的关上了。

晏华稍微等了一会儿,又把粉色墨水的盖子重新拧紧,松了一口气。

看来达尔维拉已经出去了。

这个诡异颜色的墨水是某位神官在新年的时候送给他的礼物,美其名曰“今年桃花运旺盛”,然后强制性的放在了他规整的桌面上,从此以后就被冷落在那里,再也没有被碰过。现在看来,这个墨水恐怕是用来驱邪的。

神官…等等,他记得今天赛斯明明要过来交任务的才对。晏华抬头看了一下挂在墙上的钟,已经过了交任务的时间了,赛斯并没有出现。

可以,这个月奖金先扣掉吧。

 

芙罗拉是上午最后一个走进办公室的,她一进办公室,一开口唱出的第一个音节,晏华就瞬间反应过来她即将要高歌一曲《催眠曲》。

好吧,也可能是《安魂曲》。

并没有给她继续唱下去的时间,晏华站起身来,这一次直接出了办公室的门,直奔安托涅瓦的办公室,然后发现她并不在办公室里。

晏华皱了皱眉,在他意料之外的发展让他有些措手不及,便只能回到了办公室里。芙罗拉还站在那里,她已经停止了歌唱,听到晏华的脚步声,便回过头来。

“打断别人的演唱,是非常不礼貌的行为。”芙罗拉平淡的对他说,言语间却隐隐的透露出杀气。

“抱歉,稍微有点事情要确认一下。”晏华恭敬的道了个歉,重新回到了办公桌前。

“你的心跳声,很吵,很乱。”芙罗拉像是接受了道歉一般,收敛了杀气,“是长期缺乏休息的结果。”

“不,我只是刚才走的太急而已。”晏华撑着桌子,出于礼貌并没有坐下。

“你在逞强。”芙罗拉的语气平静如水。

“我好得很。”晏华扶正了一下眼镜。

芙罗拉没有再说什么,她转过身,轻盈的脚步刚迈开,还是忍不住多说了一句。

“他很担心你(彼はあなたのこと、心配している。)。” 

“谁?等等!”晏华刚反应过来,芙罗拉就走出了办公室,将门轻轻带上了。

好吧,看来着实有必要调查一下了。

 

晏华办公室的门再一次被推开的时候,已经是午后了。

他的办公桌左边有一扇巨大的窗户,那一天他没有拉窗帘,午后金灿灿的阳光照进来,铺满了整个窗台,一部分甚至洒进了房间里。

神官推开门,正想一边大声叫着他给晏华起的绰号,一边嚷嚷今天的任务太难了,以掩盖他晚了几个小时才来交任务的过失,却迅速在看到眼前的景象时住了嘴。

平时永远保持高速运作的神之头脑,此刻正靠在放低了的椅背上,全身放松,他的头微微仰起,左眼的镜片上还倒映着窗外灿烂的阳光,平稳而不缓不急的呼吸着,陷入了沉沉的梦境之中。

赛斯走到办公桌前,盯着办公桌后的人看了好一会儿,才小声的自言自语了一句,“计划成功了么?”

——“什么计划?”

下一秒,晏华睁开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面前的人。

赛斯被吓了一跳,忍不住朝后退了两步,正想转身逃跑,突然听到后面枪械被掏出的声响,意识到自己已经被锁定了。

神官立刻握紧了手中的权杖,准备开个大自保一下,同时想借语言挽回一下颓势,“等等等等等…等一下!华仔!有话好说!呜啊!你上周放在办公室里的那瓶红酒不是我喝的!我都不喜欢那么酸涩口味的红酒,怎么可能会喝呢?对吧!”

“喔?你怎么知道那瓶红酒口味很酸涩?”晏华眯起眼睛,问到。

“我…啊哈哈哈那当然是因为…因为…因为本大爷品酒无数,只看上面的标签就能判断出他是不是好酒了,怎么样,很厉害吧!”赛斯笑着,觉得自己像是在把自己往死亡深渊里推。

他的感觉是对的,因为话音刚落,背后的人的枪械上,就响起了子弹上膛的声音。

“我再给你一次重新组织语言的机会。”

赛斯在这一刻,立刻祭出了他最拿手的招数,“哐”的把手中的权杖往地上一扔,双手举起,做投降状,转过身来面对着晏华,并中气十足的大喊一声。

“我错了!!!”然后用细微的声音悄悄的补上了一句。“可不可以不要扣我的工资…”

他说完,紧张的气都不敢喘一口,随后他在安静的办公室里,听到了晏华一声轻微的叹息,随后他收起了手中的枪械。“果然,是给你的工作太少了。”

赛斯感觉自己都快要哭出来了,“一点都不少好吗!”

“还让你有时间搞这些莫名其妙的计划,你知道七人众另外六个人每个人来我办公室和我说话每次要耗费多少时间吗?你知道我分心跟他们说话要耗费多少时间吗?你知道这些时间够我处理多多少份文件吗?你现在还在这里跟我浪费时间…”

老妈子模式瞬间开启,赛斯听着面前的人冲着他碎碎念了整整一分钟,感觉还不如让他去背完整本圣典。等到终于被念叨完了以后,赛斯正要松一口气,却突然听到晏华问了一句。

“说吧,你的目的是什么?”其实晏华已经猜到了些许,只是还是想从始作俑者口中听到答案。

赛斯正纠结着怎么说这件事,身后的门便突然响起了清脆的敲门声,他宛如抓到救命稻草一般的把门打开,随后看着安托涅瓦带着零,一同走了进来。

这恐怕是历史性的时刻了,做成某个电视节目标题都可以大喇喇的写着,“中央庭七人众一日之内轮流到访办公室为哪般,究竟是人性的堕落,还是道德的沦丧。”

对赛斯来说,这是他躲避危险的好机会,于是他灵活的闪身,高大的身子迅速缩到安托涅瓦和零的身后,毫不犹豫的控诉到,“安托涅瓦你看他!他拿枪对着我!”

安托涅瓦微微一笑,无视了神官的控诉,转向了晏华。

“晏华桑,可不可以麻烦你,明天休息一天呢?”她的语气柔和而委婉,却还是带着一丝要求的意味。

晏华听着,却还是不动声色的叹了口气,“让我休息,对你们来说,这么重要吗?”为了这件事,七人众的六人都出动了,真的就差把希罗请过来了。

“就算是计算机,也是需要关机散热的呢。”安托涅瓦的脸上带着一成不变的笑意。“这不仅是其他人的愿望,也是这位神官的愿望哦。”她毫不犹豫的把赛斯供了出去。“神官平时都在忙着帮别人实现愿望,你就答应他,帮他实现一次愿望吧。”

“嗯嗯!休息也是必不可少的哦!”一旁的零附和着安托涅瓦,点点头,软糯的声音让人难以抵抗。

“好了,我知道了。”晏华这一次难得没有拒绝,但是他凛冽的目光还是很快对准了零背后那根本藏不住的神官,“但是赛斯,你留下来给我好好解释一下。”

赛斯一脸欲哭无泪,很快被遗留在了房间里。晏华重新坐回椅子上,一只手支着脑袋,注视着赛斯,问他,“所以你只是为了让我休息一天而已?”

“是啊。”赛斯无奈的应了一声。

“我每天晚上休息的很好,没必要额外的休息。”

神官看着自己从前的搭档眼底下那圈十米开外都能看的一清二楚的乌青,心里面不由得念叨了一句“你睁着眼说瞎话的能力一点都不比我传道的时候差”,嘴上也不自觉的小声嘀咕了什么,“fsjfoewihosdef…”

“你说什么?”晏华眯起眼睛,荷鲁斯之眼捕捉到了神官微微蠕动的嘴唇。 

“没…没什么!”赛斯一惊,连忙捂住了嘴。

然而全知之眼已经主动的将那句话给完整的翻译了出来。

——“那那天你在办公室睡着了我偷亲你的事情你怎么没有发现?”

几秒钟之后,枪火的声音和某位神官的惨叫声瞬间传遍了整个中央庭。

 

爱缪莎玩弄着手中的塔罗牌,她刚算出来赛斯明天的恋爱运是大吉。

奥露西亚笑了笑,竟然没有拆散他们俩的冲动。

罗纳克听到响动,突然觉得同性别共浴和男女共浴好像没什么区别。

达尔维拉决定下次要送给晏华一瓶黑色的墨水,这样他就无所畏惧了。

芙罗拉被噪音吵得皱了皱眉头,不由得感叹了一下。

 

今天的中央庭真的有点热闹啊。


-TBC-

评论(6)
热度(131)

© 沐崽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