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崽_

这里是一只沐崽,啾
坐标康村-每天都在赶due大学-上学全靠自学读书全靠自觉系

|爆磕eStarPro和YTG中,这两个队真是太可爱了!|
|我是望月草教练的颜粉【你什么|

填坑CP→永远的七日之都 晏华X赛斯
长期兴趣→KPL辰鬼中心

德甲-拜仁,KPL-东部小菜星鸡毛软泥怪,西部越塔干

安心产量不撕逼,速度虽慢绝不坑。
三线渣渣文手无欲无求。
看竞技体育的时候会非常喧闹。
如果我有好一阵子没更文了,那我可能是被作业埋起来了,爆哭QuQ

LiveHouse和演唱会热爱者,目前Maroon5√OneRepublic√Coldplay√,下一个目标是Imagine Dragons,Sia和Lana Del Ray以及某大姓前乐队主唱。
美国之声第七季亚军Matt McAndrew了解一下,目前LiveHouse已打卡2次,小哥人美心善嘴甜还很可爱。

拜仁德国队双队长竹马组我一生推
菲利普拉姆是我心目中最好的队长

碎碎念小号@豹球大人的动物园

【晏赛】【校园/AU】眼镜和神学课本[3, 4]

※ 永远的7日之都,晏华x赛斯

※ 谢谢大家对这篇校园小言情文的不嫌弃,我会保证质量和速度的更新的

※ 上两章戳这里:http://mistcitie.lofter.com/post/1cb81a1c_12c535ac#

※ 这里是害怕大家给差评,所以一直没敢上Lofter的沐崽orz,祝阅读愉快


正文下收

【3】

夏末的午后总是时不时会迎来一场暴雨,持续了短短一阵后,又匆匆的离去。空气里满是雨水浇灌后的清香,有些湿润,被风一吹时又觉得身心舒爽。

傍晚的夕阳很是明亮,橙黄色的光遍布在窗台上,甚至有种虚幻的不真实感。

教室里空空荡荡的,一天的课程已经结束,剩下的时间被学生用作自习室。距离后门较远的那一侧还坐着两个人,棕发青年坐在窗台上,嗅着外面雨后的气息,两条腿悬挂在外面摇摆着,显得特别的不羁。

深色头发的青年则坐在椅子上,他的面前放着一台手提电脑,上面依旧是如同天书一般的代码。他的左手举着一本厚厚的神学律法课的课本,右手推了推鼻梁上的金丝边眼镜,头也不抬的问到:

“奥古斯丁的神学主义法学思想。”

“诶…那啥来着…善恶观和被告说…”赛斯坐在教室的窗台上,挠着头,好不容易才憋出了几个字。夕阳金色的光辉洒在他的身上,显得他整个人年轻又有朝气。

“是原罪说。”晏华放下手中的课本,摇了摇头。“什么都别说了,抄十遍。”

“啊喂…晏华,我们有话好说…”赛斯一脸欲哭无泪的表情。

“五十遍。”晏华转回了自己的电脑屏幕,一点商量的余地都不给。“你要是嫌抄五十遍还记不住,抄一百遍也可以。”

“别啊,我下周一定背熟!”赛斯从窗台上跳下来,坐到晏华旁边的椅子上,双手合十摆在胸前恳求道。

“你上周也是这么说的。”晏华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以你现在的进度,到期中考背不背的完还很难说。”

“你要相信本大爷的实力啊!”赛斯自信的拍了拍胸脯,“本大爷上一年,每门课都是在临考试的前一天第一次翻开课本,最后还全部都过了呢!”

“那是运气。”晏华平淡的回复道,“我不相信运气,我只相信真正可靠的东西。所以…”他伸手把课本朝着赛斯推了一点,“要么抄,要么半小时后把这一课一字不漏的在我面前背下来。”

赛斯觉得自己恐怕是倒了血霉才碰上这么个祖宗,若是其他人碰到这件事,估计就任他自生自灭了,根本不会因为教授这么随便的一句话,真的要跟他一起学习。但是晏华对这件事情可谓是极其上心,那天下课以后,他用一种“你敢让我这门课跟着你一起跪你就死定了”的充满杀气的眼神盯着赛斯,然后还算和气的定下了每周的这个时候一起学习的计划。

赛斯起初觉得这个计划大概没过两周就会泡汤的,谁想到面前这个人不仅每周按时到场,还总有各种各样的办法折磨他让他死磕这本他再也不想看到的神学律法课课本。

微微叹了口气,赛斯从书包里掏出一盒Pocky,摆在桌面上,决定一边吃零食一边背书,这样好歹有点乐子。

晏华坐在他旁边,一刻不停的敲击着电脑键盘。赛斯有些好奇,便偏过头去问,“你是计算机系的吗?”

“嗯。”晏华简单的回应了一声。

“那你上神学律法课干什么,计算机应该不用学这个吧。”

晏华的手指在键盘上停滞了一下,再度动起来的时候嘴上跟着解释道,“法学和计算机双修。”

纳尼?!

那一瞬间赛斯整个人仿佛被雷劈了一样楞在了原地,全校出了名的最难考也是最厉害却是最辛苦的两个专业,这个人不仅读了,还双修?!

“你…你不累么?同时修这两个专业…”赛斯好不容易才从嘴里憋出几个字。

“还行。”又是一句简短却足以让人惊骇的回复。

算…算了,恐怕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吧。赛斯垂头丧气的想着,伸手去抽了一根Pocky,认命一般的开始背书。

一个章节背下来,半小时也差不多过去了,赛斯伸手去拿最后一根Pocky,准备顺便一口气攻破最后一段内容,一时间却碰到了一个空空如也的袋子。

这。不。可。能。

对于学习的事情,赛斯可能不会特别上心,但是对于零食,不要开玩笑了,谁敢抢他一根Pocky,他都能跟对方血战到底。他算的清清楚楚的,自己只拿了11根,那么最后一根只可能在…

他一转头,果然看到了最后那根失踪的Pocky,正被身边的人叼在嘴里。

晏华嘴里叼着那根饼干,却并不吃,他的手还在键盘上飞快的游移着,好像对自己是罪魁祸首这件事情毫不在意。

“喂,晏华。”赛斯直呼了对方的名字,难得觉得自己气势足了一回。

“嗯?”晏华头都没转一下,好在赛斯对这个人趾高气昂的态度也已经习惯了。

“你怎么偷吃我的饼干?”赛斯双手抱在胸前,故作严肃的问。

“我想试一下这种劣质包装的饼干有什么特别的。”丝毫没有惭愧的回答,赛斯却在这一刻被狠狠的打击到了,居然诋毁他最喜欢的零食,这一点简直不能忍了,但他没料到,晏华随即而来又补了一刀,“真的很难吃。”

拔剑吧,混蛋!赛斯听到这话简直要炸了,恰逢这时晏华叼着那根饼干转过头来,问赛斯:“你背完了…!!!”

他的话还没说完,叼在嘴里那根还未吃完的Pocky就被赛斯扑上来,“咔嚓”一口咬断了。

赛斯咬住那半根从敌人嘴里抢下来的Pocky,奋力且带着怨恨的嚼着,好像嚼的是面前那个人的手指一样,他幽怨的眼神直直的盯着晏华,发现对方一向波澜不惊的脸上露出了微微吃惊的神色。

哼!这就是你偷吃我饼干还诋毁我最爱的零食的下场!

赛斯气鼓鼓的背过身去,不再搭理身后的人,所以他没有注意到,就在那片刻的惊讶过后,晏华的脸色稍微柔和了下来,随后他抬起手,把那剩下的半根饼干推进了嘴里。



【4】

下一周到了约定的时间一起学习的时候,赛斯并没有出现在教室里。

“喂…你不会真的因为一盒饼干的事情,就跟那个人生气了吧。”舍友坐在旋转椅上,看着倒在床上看漫画的赛斯,好奇的问了一句。

“那可是我最喜欢的Pocky!”赛斯强调了一遍问题的严重性。“我管他是什么贵族公子哥还是其他什么的,看不起我们这些平民战神的零食就是原罪!罪…原罪说的理论是上帝创造亚当…啊不是!我为什么自动开始背书了!”赛斯狠狠的挠了挠头顶上乱蓬蓬的毛,想把关于这门课的一切事情都从脑子里甩出去。

“我看你是中毒太深了吧。”舍友在一旁毫不留情的嘲笑道。“看来那位同学给你的补习很有帮助啊。”

“别提了,我不想听,那个天天逼着我背书的变态。”赛斯抱怨着,把手上的漫画往旁边一扔,重新埋进了被子里。午后的房间被空调吹得温度正好,床上的人很快的便坠入了梦乡,直到被一阵敲门声所吵醒。

门被打开了,似乎是舍友开的门,来人和舍友在门口交谈了几句,就听到舍友直呼了自己的名字。

“赛斯,有人来找你。”

赛斯挠着头,不情愿的伸了个懒腰,从被子里爬起来,刚摸到床边的眼镜戴上,就看到了他现在最最最最最不想见到的人。

“晏…晏晏晏…晏华!”被吓了一跳的赛斯一时间连说话都不利索起来。

“你没有来。”晏华站在他的床边,一米八的高个几乎遮挡住了大部分的光,他低着头,赛斯却因为背光看不清楚他的表情。

“啊…那是因为…”刚才还理直气壮的说着自己不去了的人,在此时瞬间没了气势。

就在两人略为僵持的时候,晏华的身后突然传来了赛斯舍友的声音:“我先去吃饭啦!你们两个慢慢聊!”,随即便是“砰”的关门扬长而去的声音。

看来赛斯的舍友还是深谙“走的快,好世界”这个道理的。

两人沉寂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晏华率先开了口。

“别告诉我你是因为饼干的事情生气了,那样只会显得你很幼稚而已。”

“我幼稚怎么啦!你管的着吗!”赛斯一瞬间感觉自己被戳到了痛点,毫不犹豫的反驳起来。他突然意识到,自己生晏华的气,并不是因为什么饼干这么简单的东西,而是因为晏华对他的态度,太过于冷淡,甚至可以说有点无情,感觉自己像是他通过期中考试必须要走的一步棋而已,过了考试,他就什么也不是了。

晏华微微叹了口气,随后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一个包装精美的袋子,里面装着跟Pocky饼干很像长形饼干,不过比Pocky要粗上一点儿。

“本来打算你今天来的时候,把这个给你的。”他解释说。“试着做成你那种饼干的形状了,不过黄油饼干烤得时候会膨胀,所以无论如何都会比你那种饼干粗一点。”

诶…?

赛斯听的一愣一愣的,如果没理解错对方的意思的话…大概是上周晏华吃了他半根饼干之后,回去仿照着烤了类似的饼干专门带给自己?

“你还要吗?不要的话我就…”晏华说着,就开始往回收手。

“等等等等!”赛斯慌忙叫住了他,“我可以勉为其难的帮你试一下味道。”他说着,略带上抢意味的拿过了那包饼干。

黄油饼干如同半根手指那么粗,上面裹上了一层薄薄的巧克力酱,还撒了一些果仁碎,看起来有模有样。赛斯从里面拿出一根,塞进嘴里,牛奶的香甜和黄油的润滑感瞬间在口里炸开,在未来的及细细品味之前就融化开来,满满的都是香气,巧克力的甜度刚好,配上细碎的果仁提升了饼干的层次感,比那些压缩饼干好吃了不止一个档次。

这个人,是神仙吧。

赛斯抬起头望向晏华,眼睛里满是不可置信,成绩又好长的不错还会烘培,这种在乙女漫画里才会出现的男人居然是真真切切的存在的。

“怎么了,不好吃么?”晏华说着伸出手,从袋子里掏出一条,咬了一口。

赛斯注意到对方微微的皱了皱眉。

“稍微有点硬,下次火力要降低一点。”他低头看着那根饼干,自言自语到。

“不不不!已经很好吃了啊,谢谢你!”赛斯连忙反应过来,同时注意到自己现在的样子有点失态,便飞快的从床上翻下来,理了理杂乱无章的头发,然后冲着晏华,认真的道了个歉,“抱...抱歉啊,今天是我自己不想去的。”

他的右手不自觉的抓紧了左手的两根手指,显得有些紧张。

房间里很安静,以至于赛斯轻而易举的捕捉到了晏华发出的轻微叹息声。

“那你...下星期还来吗?”晏华问他。

“那得看我下个星期还有没有点心吃。”赛斯一笑,耍起了无赖。

“如果你能把课本背熟的话。”晏华看向他,嘴角也不自觉的露出了隐约的笑意,但只是一瞬,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赛斯是真的很聪明,他只是懒得上进而已。

当他再一次将课本上最复杂最拗口的那一段一字不漏的背出来时,晏华推了推眼镜,甚至有点想要掐一下自己胳膊的冲动,确定自己没有产生幻觉。

很久以后晏华问赛斯,既然那么聪明,为什么不努力一点时候,赛斯耸了耸肩,一副看破红尘的表情。

“反正本大爷也是要去当神官的人,学那么多也没用啊。”

更久以后,当晏华自己因为家庭原因跑去当公务员的时候,他不得不承认,赛斯是一个很有先见之明的人。

“背完啦。”赛斯自豪的拍了拍胸脯,就差鼻子没有翘到天上了,“怎么样,我早就说过了吧,本大爷的实力可是很强的。”然后他对着晏华,伸出了手,“今天份的点心,快给本大爷交出来吧!”话音刚落,他就对上了晏华冷冰冰的眼神,整个人瞬间怂了。

“我的意思是…啊…今天份的奖励,可以给我吗?”

看到赛斯服软的模样,晏华的目光稍微缓和了些,他从包里掏出一个精美的袋子,递给赛斯。

“今天是杏仁巧克力曲奇。”晏华解释道,赛斯迫不及待的从中拿出一块,放进嘴里,一瞬间便有了一种灵魂飞升的充实感。

“晏华,你这个手艺,不去开烘培坊真的可惜了。”赛斯一边嚼着饼干一边说道,“光是美色就能骗来一大片顾客呢。”

“你如果在我的店门口穿女仆装,那我的生意肯定会更好的。”晏华在一旁默默的吐槽了一句。

“哼,你怎么不说你戴个猫耳站在我旁边。”赛斯悄悄的发出了一声抱怨,然后趴在了桌子上,书本上的字密密麻麻的,看的他一阵眼晕犯困,其实今天的学习任务已经完成了,他可以没必要继续待在这里的,但不知道为什么,他竟然觉得这样安静的坐一会儿也挺好。

赛斯被傍晚的暖阳晒得眼皮打架,突然却听到身边的人叫了他的名字。

“赛斯。”

印象里,那好像是晏华第一次叫他。

“...嗯?”赛斯迷迷糊糊的应了一声。

“快要期中考试了呢。”

“嗯...我知道。”

这一声应答过后,换来的是一阵长久的沉默,晏华久久的没有出声。就在赛斯快要陷入夕阳的温柔乡里的时候,他听到晏华小声的说了一句。

“再过一阵子,你就可以摆脱我了。”

很久以后赛斯才意识到,那句漫不经心的话语,对那时候的晏华来说,可能是一句挽留。



- TBC - 


评论(9)
热度(48)

© 沐崽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