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崽_

这里是一只沐崽,啾
坐标康村-每天都在赶due大学-上学全靠自学读书全靠自觉系

|爆磕eStarPro和YTG中,这两个队真是太可爱了!|
|我是望月草教练的颜粉【你什么|

填坑CP→永远的七日之都 晏华X赛斯
长期兴趣→KPL辰鬼中心

德甲-拜仁,KPL-东部小菜星鸡毛软泥怪,西部越塔干

安心产量不撕逼,速度虽慢绝不坑。
三线渣渣文手无欲无求。
看竞技体育的时候会非常喧闹。
如果我有好一阵子没更文了,那我可能是被作业埋起来了,爆哭QuQ

LiveHouse和演唱会热爱者,目前Maroon5√OneRepublic√Coldplay√,下一个目标是Imagine Dragons,Sia和Lana Del Ray以及某大姓前乐队主唱。
美国之声第七季亚军Matt McAndrew了解一下,目前LiveHouse已打卡2次,小哥人美心善嘴甜还很可爱。

拜仁德国队双队长竹马组我一生推
菲利普拉姆是我心目中最好的队长

碎碎念小号@豹球大人的动物园

【晏赛】【军队paro】暗夜光芒 [3]

※ 永远的7日之都,军队paro,军官晏华 x 医疗兵赛斯

※ 第三章一不小心爆了字数所以单独发_(:з」依旧是感谢我的当兵EX给我普及了好多射击方面的知识,姿势方面也稍微查了下资料,不够严谨的地方请指出,跪谢

※ [1,2]章戳这里:http://mistcitie.lofter.com/post/1cb81a1c_ee904447

※ 这里是 希望大家自己好好产自己家圈的粮食,不要跑到别人圈子里硬产,搞到两边都不高兴的 沐崽,祝阅读愉快


P.S 清洗Tag成员+1,虽然我这种三流小破烂文手必然是比不上某位巨巨随手一篇爆屏OOC的热度要高的,微不足道的一点努力了解一下。


正文下收

【3】

赛斯本来对晏华是没有什么感觉的,这一次从他的办公室里出来,所谓“厌恶”的情绪却仿佛是增长了几分。

尤为让他不爽的,是晏华的态度。

刚才在对方办公室短短的时间里,比起一个人,他感觉自己更像是在被一台精密的仪器注视着,没有任何情感波动,只有冰冷的像是在键盘上敲下的话语。

这样的人,也难怪招人不喜欢了。

回到训练室以后的赛斯站在队伍的一边喊了一声“报告”,教官挥挥手让他归队,赛斯走回队伍里自己的位置,顺带感受了一波队友朝他投来的怜悯的目光。

有个人按捺不住的问了一句“还好么兄弟”,马上就被教官吼的一句“不准说话”给压了回去。这些年轻人便愣是将这股好奇心强压到了午饭时间,在教官一宣布解散的时候就围了上来。

赛斯必然是不能透露什么的,于是他含糊了几句“晨跑的时候偷懒被骂了”“求了他半天才没让我写检讨”才勉强把这帮人打发了。主要是归队的时候赛斯的脸也难得的很臭,这一番话下来大家便也将信将疑了。

“啊对了,下午改成统一的射击练习了。”一个队友突然想起了教官在赛斯离开的时间里对大家说的话。

“咦,这周不是练过一次了么?”赛斯问了一句。

“是啊,但是上级说要加训,就安排在今天下午了。”


医疗兵队也是要进行射击练习的,毕竟如果战争真的开打了,后面阵线的人也不可能一天到晚安逸的待在后排,为了自保和防身,他们也要和其他队伍一起进行射击训练。

这天下午的练习项目是步枪,士兵十个一组排成一列,每次一列上前打五发,然后收枪回到队伍最末,下一组上前练习。

那天下午不只是各个队伍的教官全部到场,连晏华也难得的一直站在旁边,电子标靶把大家的射击成绩投于其上,在众多高层围观的时候多少让人有点紧张。

医疗班依旧排在最后一个,赛斯旁边几个学霸队友紧张的要死,其中包括那个五靶加起来还不够赛斯两靶高的队友,上一次还有赛斯能替他抗一下,这一次众目睽睽之下,作弊都很困难了。

此起彼伏的枪声在射击场响起,前面的队伍一排一排的训练完,整齐划一的跑到队伍末尾,很快,在医疗班面前就只剩下了最后一排。

赛斯多少也觉得有些手心出汗,尽管他应该是整个队伍里最不紧张的人了。

“下一个,医疗班!”

负责下令的教官大声的喊出了他们的名字,几个人互相看一眼,各自走到了预备射击的位置。

却是在这时,射击场的外围传来了一阵突兀的喧闹声。

众人不由得被这吵闹声吸引了目光,只见射击场外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围了一圈别的连的士兵,正在闹哄哄的朝着这边起哄,为首的一个人正推开射击场的门,领着几个人走了进来。

赛斯本来只是想回过头看看发生了什么事,却正好目视着晏华皱了皱眉,朝着领头的这个人走了过去。

那个带头过来的人叫东湛。


东湛在军营里多少是有点名气的。军营里不乏有几个靠着关系上来的人,但是靠着关系上来还拽的,真的就只有东湛一个。

但是不得不说,东湛是真的有拽的资本。

毕竟在晏华来之前,他的名字才是一直占据着军队考核第一名位置的。

晏华走到东湛对面的时候,对方的脸上还挂着笑意,两人身高相差无几,气势上也互不相让。

“现在是训练时间,东湛,带着你的人回去。”晏华也不废话,直接下了逐客令。

“别啊,华哥。”东湛说着,一只手就要伸上去搂晏华的肩膀,后者迅速后退两步,躲开了这只手。“哎呀,你看你这…我不是看大家这周都练过打靶了,无聊嘛,不如我们两队一起训练比拼一下,你觉得怎么样?”

“我拒绝。”晏华平淡的回复到,“请你不要影响我们的训练,不然我就准备上报上级了。”

“哦,说到上级。”东湛突然露出了一丝得逞的笑意,“一会儿老顾也要过来看呢。”

晏华一愣,觉得有些出乎意料,东湛口中的“老顾”是之于他和东湛之上更高一层的领导,怎么会突然一声招呼都不打就直接空降射击场视察?

“诶,你看,既然老顾也要来,不如我们俩也比试一场如何?”

晏华皱了皱眉,“你如果有这么多空余的时间,不如多去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比如探望敬老院这件事就很适合你。”

“你是在暗示你该进敬老院了吗?”东湛大笑了两声,“别担心,你如果因为老年痴呆进去了,我会去探望你的,哈哈哈!”

那笑声愈发放肆,让周围的人都忍不住被吸引过来,射击训练也早就因为这意料之外的状况停止了,如今几乎所有在场的人的目光,都在投向场中央正在对峙的这两个人。

东湛收敛了笑意,两步上前,凑在了晏华的耳边,不再是刚才那种放肆的语调,却还是带着一丝轻蔑。

“顾老爷子肯定是要让我们两个人比试的,你躲都不要想躲,不如趁着还有时间,多去擦擦你的枪吧,这样你输得时候还不至于输的太难看。”

他说完,再度伸出手,像是想要完成刚才那个未能完成的拍拍晏华的动作,却再一次被对方躲掉了。


东湛口中的“顾老爷子”,在15分钟后就乘着专用的军车来到了训练场。虽说被称作老爷子,老顾的年龄也才刚过50不久,只是在军内掌管挺大的权力,加上在军内待的时间已久,久而久之大家便这么叫了。

老顾下车以后也没废话,先是视察了一圈赛斯所在连队的射击训练,然后抬手指了指隔壁的一个射击训练场,示意几个教官和高层跟他一起过去,剩下的人则继续训练。

“你们也要打。”老顾指了指那些标靶,“每个人一次打十发。”

几个教官面面相觑了一阵,很快服从了命令,高层也很快反应过来,跑去训练场旁边的准备室各自拿了把训练用的步枪,装填好子弹,像隔壁的士兵一样自觉排好了队伍。

都是同一个训练套路上来的人,对于此时应该做什么,多少也了然于心了。

那一边的士兵训练了一组又一组,教官看差不多了,便下令原地解散休息,结果这命令一下,一堆耐不住寂寞的年轻人就匆忙跑到了隔壁场子去围观,毕竟都是平时凶他们的教官,如果能看到一些教官脱靶出糗的画面,回去还能嘲讽一番,岂不美哉。

赛斯随着队友一同过去另一个射击训练场的时候,已经是最后一排的人在进行了,只稍微一靠近,赛斯就敏锐的捕捉到了那个人的身影。

目光平视,枪托抵肩,右手握着弹匣,食指正好扣下扳机。

“砰砰——”接连两声响起,寂静徘徊了数秒,对面的标靶上同时投出了10环的成绩。

围观的人群中不免爆发出了一些喧闹的声音,赛斯的身前正站着两个已经提前到来的士兵,于是顺势听到了他们的对话。

“10枪打满了吗?”一个人转头问另一个。

“哪儿啊,这都第11枪了,这两个人刚才10枪也全部是十环,真可怕。”被问到的人脸上多少露出了一点敬畏的神色,“以前知道我们老大射击成绩好的没话说,没想到隔壁连的也这么厉害。”

正说着,射击场上的两个人又重新举起了枪。

“还来啊,这都第12枪了。”刚才问问题的人显得有点惊讶。

“顾老爷子没说停呗。”后者解释道,“怕是顾老爷子不说停,他们就得一直这么打下去了。”

赛斯并不认识说话的那两个人,便猜测他们是从隔壁连过来看热闹的,他找了个更前面一点的位置,想要看的更清楚一点。待他再次找到位置站定,场上又响起了两声枪响,随即投射分数的牌子再一次出现了两个“10”。

“继续。”一个异常陌生却相当沉稳的声音响起,赛斯循声望去,看到了声音源头站着的那个高大的中年男人,他的目光如同鹰爪一般的锐利,直直的看着场上的两个人,那个就是他们口中的“顾老爷子”。

场上的东湛迅速摆好了射击的姿势,他的左手扶着弹匣,肩膀抵住枪托,瞄准了数秒,右手扣下扳机。

又是一个完美的十环。

赛斯觉得今天的事情肯定是要上军报的了,13个满环,神仙打架都不带这样的。

“晏华,我还没叫停。”老顾突然再度开口,把赛斯的思绪猛然拉回来,他意识到那边东湛已经打完了这一靶,晏华这头却还完全没动。

对了,那家伙肩膀上还有伤!

赛斯突然想起这件事情来,于是目光迅速锁定在晏华身上,后者的表情中依旧看不出一点波澜,倒像是应了老顾的命令一般,重复了一遍东湛刚才的射击动作。

轻而易举的十环。

十三枪,两个人全部十环。

在场围观的人都看的一愣一愣的,特别是军营里那一拨,偶尔因为不服自己的长官而带头作妖的几个人,看着自己家长官这个精准度,都不由得瞪大了眼睛,还顺带打了个冷颤,平时自己没被长官找麻烦看来真的只是因为晏华不想跟他们计较而已。

“继续。”老顾那边又是一声令下,东湛朝着晏华的方向望了一眼,眼神中多少带了些不屑,晏华并没有看向他,只是手习惯性的抬起想去推眼镜,却意识到自己根本没有戴。

他意识到这并不是一个很好的预兆。

若是平时,晏华高度纪律性的身体和大脑,是让他几乎不会有任何多余的动作的,今天的思路和动作之间似乎出现了片刻的脱节,以至于他做出了不少多余的动作。

比如那个推眼镜的动作,亦或是开第十三枪之前的片刻犹豫。

晏华用指节稍微推了推眼睑的位置,以掩饰自己这个多余动作的尴尬,思路很快重新汇集到手中的步枪上,重新架起,枪托死死的抵住右肩的位置。

开枪的瞬间撕裂的痛觉猛然冲向大脑,他咬紧牙关,使劲稳住了身形,目视着那发子弹在标靶上打出再一个十环,才松开口,稍微喘了一口气,却感觉到口腔里有一股淡淡的铁锈味的气息。

另一边,东湛的子弹也毫不逊色的打了个十环。

赛斯已经预料到接下来的情况发展了,老顾如他所料的说了一句“继续”,像是非得要这两个人分出胜负一般,他也知道这样一直持续下去的后果是什么。

如果只是单纯的射击训练,那么轮流打个二十几三十发,士兵们都很难感觉得到累,而且他们只要将五发的成绩尽量控制在37环到45环之间,就可以避免被领导批评。但是这两个人的比试,于此时而言更像是没有尽头的修罗场,不仅要不间断的连续射击,而且要保持着每靶都打出极高的水准,这对常人而言,不止是身体上,心理上的压力都是不可估量的。

更何况步枪要保持射击位置准确,肩膀抵住枪托几乎是起到中流砥柱的作用,肩膀处一旦无法稳住枪的位置,不止是子弹极其容易脱靶,而且带来的后坐力也很可能撞到肩膀位置脱臼。

这样连续不断的高标准十几枪下来,对一个受伤的肩膀的打击几乎是毁灭性的。

赛斯注意到晏华的额头上已经满是密布的汗珠了,印象中他基本没看过这个人出汗,在他对晏华的设想中,这个人更应该是坐在室内安静的地方,完美的掌控着全局,而不是在这个毒辣的太阳下进行这毫无意义的比试。

晏华抬起手,掩盖了一下从喉咙里窜出来的两声轻咳,重新将黑色的皮革手套拉紧,再一次举起了手中的枪,汗水顺着脸颊的一侧流下,黑红黄相间的标靶让他长时间聚焦的眼睛有些发酸,使劲眨了眨眼睛,在注意力最集中的片刻再度扣动扳机。

第十九枪的成绩,依旧是两个十环。


- TBC -

评论(26)
热度(49)

© 沐崽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