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一只沐崽,啾!
你可以叫我沐刀刀、沐咕咕、沐蹄蹄
鸽子,猪蹄,坑王,坑品极差,在各个参与的圈子里声名狼藉,是那种无论你怎么催,我自岿然不动的不要脸星人,谨慎入坑
是个后妈,热衷于各种打斗受伤战损,但是结局一定要是美好的!

填坑CP→永远的七日之都 晏华X赛斯
德甲→我永远喜欢拜仁慕尼黑
KPL→e·New·Star·Pro

热爱各种独立乐团音乐,钟爱Live,欢迎给我推荐歌和现场🎵

拜仁德国队双队长是我永远的初心。
菲利普拉姆是我心目中最好的队长。
愿大张伟老师能被这个世界温柔以待。

【晏赛白情花语】蒲公英 || 无法停留的爱 (上)

※ 永远的7日之都,晏华 x 赛斯

※ 科幻向,时空穿梭AU,主要是剧情跟背景比较有关,其他部分应该不影响,总之看不懂都是我的错,有逻辑漏洞也是我的错!

※ 背景灵感来源:《环形使者 Looper》《哆啦A梦七小子》(鬼知道我最近都在看些啥

※ 全文一万五,19点发下半章,我不鸽了,真的,我这次不鸽了!!!

※ 感谢您的阅读,砖...砖头放下!


正文下收

【1】

天空昏昏沉沉的,灰色的云朵散布在天空中,淅淅沥沥的雨点打在地面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生活小区的广场上几乎见不到人影,连绵数天的阴雨阻碍了人们出行的意愿,空地上的娱乐设施上已经积了不少雨水,在大雨中孤零零的站着。

广场的两侧各是一栋很高的居民楼,虽然是下午,两幢楼里都已经亮起了不少灯光,却也因为大雨,那些和天空格格不入的暖色都显得有些模糊不清了。

在生活小区入口处左手边的居民楼,6层的位置,有一个男人正站在阳台边上,雨水冲刷着他面前紧闭的拉门,遮挡着拉门的窗帘只掀开了一个小角落,如果不用高倍望远镜,甚至很难看清窗帘这个微弱的变化,但这个被掀开的位置,正好能让男人将广场上的情况尽收眼底。

男人身着几乎能完全融入夜色中的深色装束,右眼的眼眶附近有时常戴着单片眼镜留下的浅浅的压痕,但现在他的眼睑上并没有任何东西。他深蓝色的眼睛一直在左右扫视着空地,每一个活动的物体都在他的观察范围之内。

如果说这一切都不那么特别,那么或许他架设在阳台上,被黑色的幕布罩着的狙击枪,就让一切都显得没那么简单了。

男人在等一个人。

一个他要杀的人。


男人的右耳上戴着一只耳机,此刻在“沙沙”的细碎杂音过后,忽而传来了一阵清亮的声音,通话那一头的男性很是轻松,甚至对将要发生的这一切显得有些稀松平常。

“放松点,华仔。”通话那头的人说,“按照那个人平时的轨迹,他要下午6点才回来呢。”

这一头迟迟没有响动,直到那头的人又叫了一遍他的名字,“晏华,你还在线吗?”他才抬起手,将耳机往耳内推进了一些,有些无奈的回答道,“你这样会让我分心,赛斯,我们不能排除他今天会提前回来的可能性。”

“是,是。”赛斯在那一头应和到,只是晏华看不到他脸上轻松的表情,他们两个似是处在完全不同的状态,晏华眉头紧锁,严阵以待,赛斯则眉头舒展,一副准备下班的神情,“但你自己踩点了那么多天了,对你自己亲自采集的情报,你应该还是很有信心的吧。”

“嗯。”晏华轻轻应和了一声,并没有把这个话题继续下去。

他已经在同一个位置蹲守了两个小时了,身体因为长时间保持一个动作,稍微有一些僵硬,但并不影响他仍然聚焦的注意力,他今天要将这个任务完成,而且必须一次成功。

因为这是第六天了。

执行者,在时空旅行的七天之内,必须回到原时空,不然将会永远的留在他最后去的时空里。

要说现在的时间,是距离他真正生活的时间早30年的时代。


在他们现在的时代,因为有了时空穿梭这种会打乱时空秩序的技术,他们的存在变得极为必要。晏华和赛斯都在时空管理局任职,他们的工作内容,是将逃窜到各个时空的犯罪者绳之以法或直接击杀,以防止原先正常的时空进程被打乱,从而造成整个时空的动荡。

时空管理局隶属于官方管辖,总部位于首都,负责追踪和管理国内的时空穿梭情况。而他们两个人现在所在的城市,正好有一个分部,分部的作用就是拥有大量和他们相似的成员,他们听从总部的指挥,通过穿越时空去维持正常秩序。

通常来说,他们这些成员会由两个人组成一队,一个人为执行者(Executer),另一个人则是传递者(Mediator)。

晏华此时担任着两人之中执行者的身份。执行者负责穿越到犯罪者所在的时空,在不影响当前时空秩序的前提下将犯人带走或击杀。因为要尽量减轻对同时代人的影响,所以他们通常会选择暗杀,或者将人直接带离时空的方式来处理任务。他现在便身处于一位犯罪者所藏匿的时空,任务目标简单明确——将这个穷凶极恶的罪犯直接击杀。

赛斯是他的搭档,是目前处于正常时空的传递者。他的工作看似轻松,重要程度却关乎着执行者的性命。他负责保证执行者的来回时空穿梭过程顺畅,协助执行者进行目标人物的调查,以及在任务过程中和执行者保持联系,随时提供需要的支援等至关重要的后勤任务。

他们之间有一个可以随时连通的耳机,除却一个传送信息的平板,这是他们之间唯一的跨时空沟通方式。

在晏华的任务结束并清理完现场以后,赛斯要负责将晏华平稳的送回到现在的时空中。


这次的犯人依旧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但他们两人也习惯了,这种难度极高的任务总是会被分配到他们头上,但与此对等的,便是高额的奖金报酬,赛斯放不下那些白花花的银子,晏华又好像对任务的难度从来不挑剔,一切便变得顺理成章了起来。

晏华已经在这个时空蹲点了六天了,明天,不论任务结果如何,他都必须回到原来的时空去。也有搭档是提前踩点,然后第二次传送之后再执行任务的,但他们两个都默契的认为能一次性解决的事情,绝对不拖到下一次,加之连续穿梭对人身体的负荷特别大,两人便达成了“任务一次成功”这种约定俗成的习惯。

所以现在,这一次传送后的第六天,他们在这个狙击的位置,等着目标人物回来。

在这蹲点的两个小时里赛斯时不时尝试跟晏华搭话,还问他要不要给他放歌,怕他无聊,晏华起先还会应答两句,到后面像是放弃挣扎一般,任由赛斯在耳机那一侧闹腾,听他讲述周末在教会里遇到的故事,或者像是午夜电台的主持人那样给他放一首歌。但他的目光始终锁定在广场上,直到那个人闯进了他的视野里。

“嘘——”,晏华轻轻的发出了噤声的指示,他甚至警觉的屏住了自己的呼吸,赛斯很快察觉到这一变化,便也收起了声音,只剩两人几不可闻的呼吸声在通话中传递着。

晏华俯下身,将窗帘回归原位的同时轻轻推开了阳台的门,瓢泼的大雨很快涌了过来,他钻进早就架设好的黑色罩子里,握住了他熟悉的狙击枪。他的头上是雨点打在幕布上的声音,但在他的眼睛望向瞄准镜的一刻,他世界里的声音就全部褪去了。

他用瞄准镜锁定住自己在广场上的目标,手指逐渐握上了扳机,那里一如既往的很沉,是一条生命的重量。

一声惊雷突然响起。


【2】

赛斯草草的把这次行动的细节都丢到了一个文件夹里,准备改天再回来写这份任务报告,虽然他总是嚎着“下次一定准时交”,然后名正言顺的鸽了不知道多少份任务报告了,但上头好像也懒得追着他跟他要。

毕竟他跟晏华共同执行的任务就没有任何出过岔子的记录。

赛斯至今也没有明白,像晏华这样顶尖的、Tier 0、应该和精英传递者强强联手的执行者,为什么会从总部被调职到这个分部来,明明他在总部就可以大有作为才对。

每当赛斯问起这件事时,晏华就会连眼皮都不抬一下的回答他,“我看到你在寻找搭档的列表上。”有一次他稍微补充了一句,“我觉得跟认识的人组队要比跟不认识的人组队好。”

认识,对,他们两个是大学同学,但撑死也就是一两节通识课是同学而已,真的没有熟悉到那种地步。

晏华似乎觉得他的答案非常有说服力,每当赛斯尝试追问的时候,他都不会再进一步解释了。

但无论如何,距离晏华到分部跟他成为搭档已经两年了,这两年来他们几乎所向披靡,所有难以对付的罪犯的任务交到他们两个人手上,就能很快的被解决。

晏华这个人极其聪明,做事干净利落,战斗力极强,也从来不犹豫;赛斯作为传递者则极其尽职尽责,时常还会提供一些听起来不那么靠谱实则非常有用的计谋帮助执行任务,让执行者完全没有后顾之忧。两个人搭档的格外顺利,在这两年已经成为了分部的王牌。

仅限于分部内部知道而已。


像他们这些执行时空任务的人,是不能向外人透露自己的身份的。犯罪者能够躲到别的时空,自然也能到他们这些人年幼的时代里,在他们尚未拥有反抗能力之前将他们赶尽杀绝。所以即便他们的工作听起来很酷,实际上又极其寂寞,连自己的家里人也丝毫不能透露。

赛斯伸了个懒腰,从椅子里站起身,转身回到时空传送器门口,晏华的传送过程正好完成了。

他从那个像是放大版的药丸容器里走出来的时候还带着一股雨水的味道,晏华被雨淋的湿透,但当他将帽兜掀开的时候,他的头发还像是刚刚打完发胶一样,有着区别于身上的整洁有序。他的身边有一个巨大的黑色袋子,看起来相当沉重,赛斯很熟练的伸出手去,将那个袋子接了过来。

“你快去洗个澡吧。”赛斯一边接过那个袋子一边说,他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一会儿还是老样子?”

“嗯。”晏华伸手捋了捋头发, 应了赛斯一声,转身一边解开黑色的雨衣一边走向这一层的浴室。

赛斯则背着那个黑色的袋子,朝着反方向走去。

那个黑色袋子里装着的,是晏华刚才处理掉的时空犯罪者。赛斯不用拉开拉链,几乎都能猜出尸体的样子——一枪致命,没有其他多余的伤口,是晏华一如既往的风格。

他扛着袋子一路走到走廊的尽头,那里有一个管道入口。传递者任务的其中一项——检查黑色袋子里的人的身份,再将他们扔进这个管道里。

管道通向哪里,没有人问过,打开管道盖子的时候只能看到黑黝黝的洞口,慢慢的将塞进去的黑色袋子吞没,直至消失在黑暗中,但从来没有重物砸落在地面上的声音,好像将声音也一并吞没了。


时空管理局的这个分部很好的隐匿在一栋再普通不过的摩天大楼里,他们包下了好几个楼层,目前他们所在的楼层是专门出任务的楼层,这里有时空穿梭的仪器,有方便传递者沟通和搜寻资料的大型工作台,甚至给每两个执行任务的人都提供了一个单独的房间,里面不仅有工作用的所有器械,也拥有和普通的家庭无异的家具,是为了方便这些任务执行者随时休息用的,毕竟他们的任务往往一出去就是好几天,传递者必须随时保持待命状态,他便要一个人如同被关禁闭一般的生活在这个屋子里。

这栋大楼的楼上20几层是一家高档的星级酒店,因而他们在楼顶设置了一个顶层酒吧和餐吧,那里可以将大半个城市的风景尽收眼底。

两人之间在每次任务结束以后都会到楼顶这个餐厅来喝一杯,不止是为了看看这个被他们在无形中守护的城市,大抵也是为了庆祝又顺利完成了一个任务。

执行者的任务并非没有风险,直面的风险就是跟犯罪者交火,期间受伤或是死亡。更大的风险便是被犯罪嫌疑人看到脸,并且没能将对方击杀。这样一来,不仅犯罪嫌疑人会变得格外的谨慎,连执行者自己也会承担因为幼童时期可能被抹杀而导致自己一同消失的风险。

所以对赛斯来说,他会在这时候小小的庆祝一下自己的搭档平安回归了,毕竟跟他这个安逸坐在房间里的传递者来说,晏华独自承担了太多的风险。

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成为执行者。加入时空管理局的时候,组织会帮你做一个测试,有些人的身体素质不适用于穿梭时空,这种人大多会去从事文职,或者传递者的工作,只有那些身体素质比较特别的人,才有机会成为执行者。

赛斯在等着晏华上来的时候已经提前点了餐,在餐点上来前便看到打扮的和刚才判若两人的晏华朝着自己的方向走来,他换上了浅色条纹的衬衣,戴上了他的单片眼镜,吹干的头发被精心的打理过,似乎只差一条领带,就和一个来赴约会的男人没什么两样了。

他拉开椅子,在赛斯对面坐下,身上还有一股淡淡的沐浴露的柑橘香,很是好闻。

两人的面前的玻璃杯里都装了红酒,晏华拿起杯子,看着液体在杯中摇晃了数下,而后轻轻将杯沿递了出去。

玻璃杯碰在一起,发出清脆的声响。

今天的城市,依旧安稳如初。


【3】

在一个任务结束以后,同一队的执行者和传递者都可以获得数天的假期。这不仅是为了让执行者不必承担连续时空穿梭的伤害,也是为了让连着熬了好几天夜的传递者能够得到合理的休憩。

在这次任务结束的第二天,赛斯醒来的时候,时间已经是中午了。屋子里飘着一股食物被稍微煎烤过的香气,混杂着刚煮的咖啡的气息。

晏华的作息时间向来很规矩,即使是从刚从任务中脱身,他好像也立刻恢复了原来的作息。他已经吃过了午饭,此时正坐在阳台的桌子旁边,一边晒着太阳一边在他的手提电脑上敲敲打打。

他并没有穿的很正式,金丝边眼镜架在鼻梁上,衬衣的扣子解开了两颗,露出白皙的颈线和精致的锁骨。赛斯一只手撑着脸坐在床上,看着晏华几乎不在外人面前展现的随意,心情如同这一天的阳光一样明媚。

除了搭档,还是恋人。

后一个关系分局里有没有人知道尚且是个迷,虽然他们两人好像对外人知不知道这件事都无所谓——毕竟分局并没有明令禁止办公室恋爱。


“我想去一趟教会。”赛斯在咀嚼着晏华做的三明治的时候说了一句。“你要是不想,可以不用跟过来。”

晏华侧头看了一眼外面的天气,“我跟你一起去。”他说。

和三十年前那一天的天气截然不同,这一天的城市沐浴在阳光之下,早春的空气略带了寒意,却又带着春日里独特的复苏的气息。教会的顶上的积雪都已经融尽了,在阳光的照射下整座教堂近乎闪闪发亮。

赛斯轻车熟路的跑进了教会里面去帮忙了。他在成为时空管理局的一员之前是一名神官,从小在教会长大,所以后来时空管理局为了防止大家的姓名泄露而让每个人给自己起一个代号的时候,赛斯毫不犹豫的填上了“神官”两个字。

忘记提了,晏华的代号是“神之头脑”。

这里就暂且不提赛斯当初在看到这个称号时笑了多久这件事。

只是在日后的合作中,他逐渐意识到了这个代号,真的十分契合他的搭档。

晏华没有走进教堂里,他在室外的冷风和阳光中,不急不缓的感受着回到现实时空的真实感。他在30年前的那个时空里待了6天,那6天里几乎一直在下雨,阴郁且湿湿黏黏,让人很不舒服。

他在周遭散了好一会儿步,才意识到自己走到了教会的后花园里,很快捕捉到了赛斯在清扫后花园墓园的身影,于是缓步走了过去,和赛斯一同在一座墓碑前停下了。

赛斯在那个墓碑前蹲下身,手指在身上轻点出一个十字。

晏华安静的看着他,看着赛斯在祭拜过后,仔细的将这个墓碑收拾打理好,才开口道,“两年了么?”

“是啊。”赛斯应了一声。“时间过得真快。”

短暂的几乎不能算是交流,两人却都不再作声,晏华很快便又不知道绕到哪里去了,赛斯精心的清理完园子,才回到教堂门口汇合,他又恢复了往日那种嬉皮笑脸的表情,拍拍胸脯:“辛苦你陪我了,今晚就由本大爷请你吃饭吧!”

晏华回过头看他,右手手掌展开,里面躺着一颗小小的蒲公英。

“给你。”他说。

那颗蒲公英甚至不到晏华掌心的十分之一大,只有一个白绒绒的圆球和一根脆弱的茎孤零零的躺在那里,如果这时候再来一阵风,大概就再也见不到了。

“你想用这个换一顿饭吗?那可能只能换到10块钱以下的加油站附近的快餐。”赛斯眨了眨眼睛,还是伸手去把那个小东西轻轻接了过来。

晏华是在街道上看到这一小颗蒲公英的,它的周围围满了满是融雪后留下的污浊和泥泞,近乎将它完全包围,风来的时候这一颗小东西一弯一弯的,好像随时要被连根拔起。

“所以你就把人家拔起来了?”赛斯以一种不可置信的语气问。

“它被整颗吹走了。”那时候的晏华一伸手,接住了那颗摇摇欲坠的蒲公英。

赛斯挑了挑眉,也不知道他信不信,但还是把这颗蒲公英揣进了胸前的口袋里。


六天以后,他扫视了一眼这颗放在他的工作台上,绒毛已然掉光,只剩下一个枯萎的核心的脆弱植物,叹了口气,又重新回到了手中晏华的平板上。

这是新任务执行的第四天,也是晏华失去音讯的第二天。

晏华从来不会凭空消失,他让赛斯觉得很靠谱的原因之一,就是在任务期间,无论什么时候找晏华,对方都会接通通话,甚至是在背景音明明枪声作响的时候。

但是这一次实在太反常了。

新任务并不难,甚至已经明确的给出了目标的位置和行踪,只需要直接去处理就行了。

在晏华去的第二天,他就已经摸清楚了最好下手的时机,那之前赛斯还在打趣的说两天的任务换三天假,这样的任务要是多一点就好了,不久后就听到电话那头连续数声枪声响起,随即那头的通话就陷入了漫长的寂静,再接着,通话被切断了。

赛斯一开始还希望这只是什么恶作剧,只是那几声枪响让他完全没法往好的方向想,其后长时间的静默,和一直没有再来的回复更加证明了事情在往不对的方向奔驰而去了。

赛斯急忙将这个情况汇报给了上级,分部也很快派了人过来,让别的执行者穿越去了执行任务的时代,跟着晏华最后留下的踪迹去找,得到的却只有“耳机和GPS都损坏了”的消息。

“要么是他出事了,要么是...”上级那边的人沉默了一下,并没有把那个答案说出来,即使大家都心知肚明。


有不少现在的时空犯罪就是执行者转变成的,他们在经历过太多杀戮,发现自己无法回到原来的生活以后,无奈的只能选择通过逃离时空管理局,去到一个自己适应的时空,然后永远的定居在那里。

但他们同时也会因为触及了时空律法,而被追列为击杀对象。

“不可能。”赛斯很坚定的否决了第二个答案。“他如果要背叛,并没有必要在第二天就搞失踪,最后一天再失踪就好了,这样他也就没法回来了。”

“最后一天失踪,没法回来,就只剩下一个结局了。”另一个执行者的传递者反驳他到。“如果早一点失踪,在还可以回来之前,被抓回来,都好过一定要被射杀的结果的。”

“他不会背叛的。”赛斯在这件事情上异常坚定,“他可能真的出事了,能追踪他的行踪吗?”

“现在他的定位仪已经失效了,除非直接在那个时空地毯搜索,不然应该很难再追到他了。”另一个执行者回应道。

“先继续搜索晏华的踪迹。”在这个时候,分部上级突然发话到,“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你们两个传递者负责协助进行搜索。”

“收到。”


【4】

晏华从突然暴露在光下的眩晕中仰起头,视线捕捉到远处的黑暗中缓缓走出来的那个矮瘦的身影。

那人看上去有些营养不良,四肢都比普通人的看起来要细,只有脸上稍微看起来有些红润,至少不是皮肤贴着骨头的。他的左侧脸颊上有一道狭长且惊悚的刀疤,从下巴开始往上,顺着脸部一路向上至额角,看上去像是面皮被撕开来,然后重新缝合上去的一样,惨不忍睹。

晏华尝试着动了动手腕,却发现双手都被捆在了坐着的锈迹斑斑的椅子上,他迅速环顾了一下四周,判断出这里应该是一个废弃的仓库,四面的窗户被封的严实,一点光都透不进来,以至于很难判断时间,只有头顶上一盏明晃晃的灯,照的他眼睛生痛。

刀疤脸朝着他的方向走过来,脸上扯开一阵笑意,让他的脸看起来更加狰狞。“就是你在跟踪我?”那人开口,嗓音如同他的面部皮肤一样的撕裂,听的人头皮发麻。

“你误会了。”晏华不紧不慢的回答他,“我只是正好也在往那个方向走而已,是你的人先动的手。”

“哈,那还真是打扰了。”那人开口道,拉长了接下来的每一个音节,“时空管理局的执行者。”

晏华微微眯起了眼睛,“恐怕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他说。

“我已经看到,你执行过你的任务了。”刀疤脸找了张椅子,坐在了他的面前,“老实说,你如果执行完你的任务,就滚回你该待的地方去,你现在还不至于坐在这里。”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晏华的语调里听不出一丝起伏,“你抓错人了,就这么简单,我不知道你们是谁,也不知道你们说的时空管理…”他的话说到一半,突然停下了。

刀疤脸咧着嘴笑了起来。

随着皮鞋踏在地面上的声音,一个高瘦的中年男子随后走了出来,他的年龄偏大,头发已经有些灰白了。他留着不常见的络腮胡子,像是在填补他的脸,让他不至于看起来那么瘦削,和刚才的刀疤脸不同,那人的眼神里带着一种睥睨的感觉,他穿着精致的西服,手上拄着一根昂贵的拐杖,身后还跟着两个持枪的保镖。

“好久不见,晏华。”高个子男性开口道,他的声音沉稳,像是胜券在握。

“弗里茨。”晏华轻哼了一声,“我不记得自己有得罪你的地方。”

名为弗里茨的男子没有立刻回答他,他的头微微侧过,对着一旁看热闹看的正开心的刀疤脸说,“施诺先生,你的任务已经完成了。”

“弗里茨先生,您这样是不是不…”施诺站起身,刚想对弗里茨说些什么,后者的保镖已经将枪口对准了他的脑袋,他便立刻换上了一副讨好的笑容,“好的好的,你们聊。”然后小声的骂骂咧咧的出去了。

等到施诺出去以后,弗里茨才在椅子上坐下来。

“总部的高层已经沦落到要跟时空犯罪合作了吗?”晏华看着他,率先开启了话题。

弗里茨的手指有节奏的敲击着拐杖上看起来极为昂贵的顶端,并没有急于回答他,“听说你最近和辛走的很近。”

辛是时空管理局总部的总负责人,说是时空管理局里手握最大权力的人也不为过。

“我已经离开总部两年了,再怎么联系也不会够你们总部高层之间的联系近的,而且我只是区区一个分部的执行者而已。”

“辛知道多少?”弗里茨接着问。

“恐怕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你的传递者知道多少?”

晏华几乎不可查觉的停顿了一下,“回答同上。”他说。

弗里茨敲击手杖的手指停下了,他的手指立起来,朝前指了指,其中一个保镖应着这一个微小的命令走了上来。

“我会让你开口的。”弗里茨的语气依旧沉稳。


那个去搜寻晏华的执行者,在第三天的时候找到了晏华之前居住过的地方,在里面发现了他和赛斯传递信息用的平板电脑。

平板上的信息非常的干净,只有这一次任务的资料,时空管理局向来把这台工作用的平板看的非常紧,至少不会让上面出现太多的个人信息,一旦侦测到平板的执行者死亡,或者7天之内没有回到正常时空,平板内的资料就会被自行销毁。

现在资料没有被销毁,在某种程度上来说,至少是个好兆头。

那个执行者将这台平板电脑传了回来,让自己搭档的传递者看看还有什么忽略的资料。通常来说传递者就是干这些事情的,但是在他们两人的场合…

赛斯转头看了一眼正在穿梭仪器附近接收平板的传递者。

通常晏华会直接在那一头就开始破译了。

另一个传递者花了一整天的时间将这个平板翻了个底朝天,最后才在一个被层层包裹的文件夹里,找到了一个上锁的文件夹,上面写着“给我的传递者”。

这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对于冒着生命危险的执行者来说,他们为了不让自己无声无息的消失在世界上,甚至会提前准备好遗嘱,料理好万一自己死了以后的安排。

“这个文件夹上锁了。”那个传递者对赛斯说,“你对密码有什么头绪吗?”

赛斯思考了片刻,摇了摇头,记忆中晏华并没有给过他任何和密码有关的信息。

“哦,这里有条密码提示…保管好我最后送给你的东西的意义。”他念完,干脆将平板递给了赛斯,“这是你的搭档,你应该比我更能看懂他在说什么。”


- TBC - 

- 今天下午19点发下半章 - 

评论 ( 1 )
热度 ( 23 )

© 沐崽_ | Powered by LOFTER